男子办自闭症学校赔光积蓄 徒步全国后再开张

更新时间:2021-06-25 09:11:34 作者:王俄 阅读:464

窦一欣和阿萌(左)远足后回到北京。

50岁的窦一欣是地道的北京爷们。在接触自闭症人群之前,他是一名商人,追逐利益最大化曾是他生活的主要目标。2008年10月份的一次偶遇,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开始关注自闭症这个群体,也逐步了解了那些自闭症儿童家庭的痛苦。于是,窦一欣自掏腰包办起了自闭症培训学校。可是施舍性的办学,让他在投入了400万元之后,依然没能摆脱学校倒闭的困境。去年8月,窦一欣和自闭症画家阿萌一起,历时5个月,徒步从黑龙江漠河走到三亚。“学校倒闭后,我就想远足一次,也算给这件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是,在这次远足中,窦一欣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决定继续从事协助自闭症青少年就业的事业。

今年10月,窦一欣的培训学校再次紧锣密鼓地开张,“是那群可爱的孩子们,让我无法放弃这份工作。”

办学

400万投资赔个精光

昨天,在位于复兴门的一家咖啡馆里,记者见到了脸色黝黑的窦一欣。人到中年的他看起来有些憔悴。“这几天家里也有事情,我岳父身体不好,我爱人工作又太忙,所以我得两头兼顾。”谈到自己第一次与自闭症儿童接触,窦一欣感触颇深。那是在2008年10月的一天,他和朋友相约郊游,同行的人中有一个9岁的美国小男孩。接触之后,窦一欣发现这个小男孩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是一名带有攻击性的自闭症儿童。“在接触那个孩子之前,自闭症对于我而言,实在是太陌生了。”当窦一欣对自闭症了解得越多,他就从心底对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愈发同情,以至于后来自己和朋友一同创办了自闭症儿童培训学校。

在学校创办之初,窦一欣就是抱着一种帮助自闭症儿童的心态。刚开始创办培训机构,那个9岁的美国小男孩也在训练之列。“9个老师花费了半年的时间,孩子进步得非常快。”随着培训机构名气变大,不少人慕名找来。看到有的家庭特别贫困交不起学费,窦一欣就减免。一来二去,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孤儿院也将自闭症孤儿往窦一欣的学校里送。为了维持学校的正常运转,窦一欣将自己经商多年的积蓄不断往里投,但是投得越多,窦一欣就越觉得学校的前景渺茫。

去年,在投入了400万元之后,窦一欣发现学校已经运转不下去了。“学校面临着倒闭,而那些自闭症孩子们也面临着失学。”第一次创办学校的挫败,使窦一欣萌生退意。“我就想从祖国的最北端走到最南端,一路上不仅宣传自闭症,也就此为办学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远足

路途上重拾信心

和窦一欣一起踏上行程的阿萌是一名21岁的自闭症青年。在临出发前,窦一欣依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为100个自闭症孩子筹集一年的培训费。“现在回想一下,当时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

恰恰就是这次原本想给办学生涯画上句号的远足,让窦一欣对自闭症有了新的认识。“走过一半路程之后,我开始管阿萌叫师傅,因为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窦一欣说,这包括了平等、尊重和自信。一开始出门的时候,窦一欣总是帮着阿萌打背包。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自闭症患者由于种种原因,生活上肯定是不能自理的。但是帮阿萌打背包的次数越多,窦一欣就越觉得不对劲。“那段时间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要起床,我要同时打两人的背包,工作量是很大的,如果坚持几个月,很可能整个人都会崩溃。”由于窦一欣过多地帮阿萌打背包,以至于很多时候阿萌并不是看着他一点点打背包,而是坐在一旁静静等待。“后来我就觉得自己可能是好心办了坏事,这样做反而不能帮助阿萌。”于是,窦一欣尝试着改变了自己的方式,让阿萌自己动手,而他则在一旁仔细观察,发现阿萌打得不对,就去纠正。“后来,我发现阿萌自己能将背包打得非常好了,而且他的自信心也增加了不少,以至于我和其他驴友聊到自闭症的时候,他会忘记自己就是一名自闭症患者。”

转变

30万元重操旧业

“通过远足,我终于知道很多自闭症儿童或者青少年,他们不需要我们的怜悯和帮助,他们需要的是一颗平等对待的心。”原本打算远足一结束就重返商海的窦一欣决定要创办一所新的学校。在中国女排运动员冯坤资助了30万元后,窦一欣的新学校在今年10月份开张,这一次,他转变了办学的理念。“我不是在做慈善,而是经营慈善。”窦一欣说,第一次尝试性办学他收纳的学生大多是年龄偏小的自闭症儿童,而这一次他要培训那些即将成年的大龄自闭症青少年自力更生。

除了给这些自闭症青少年进行劳动技能培训外,窦一欣还要用多年来经商的经验帮助学校进行可持续性运转。“不瞒你说,现在创办学校,我对于利润的渴望比以前还要强烈,因为用这些利润我可以协助更多的自闭症青年就业。”按照窦一欣的设想,他将花费一到三个月的时间来对自闭症青少年进行劳动技能培训,然后再让他们上岗就业,通过劳动赚取自己的工资。“这样他们就可以养活自己,而我的学校也可以进入良性循环,协助更多的自闭症青少年融入社会。”在采访中,窦一欣一直强调自己是在协助自闭症青少年。“如果用帮助这个字眼,会让人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你只有放低了身段,才能真正了解自闭症患者需要什么。”

现在,窦一欣设立在顺义六元桥西杜兰村的新学校主要是培训自闭症青少年进行热转印,即在衣服或者器具上印画印字。新学校刚启动两个月,窦一欣通过朋友的帮忙已经接到了两笔订单,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不希望你们给我捐款,只要给我几笔订单,让孩子们有事儿干就成,而通过劳动所产生的利润,我会全部用于协助更多的自闭症青少年培训劳动技能。”谈到未来,窦一欣信心满满。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